ID琅影。想对亚兰开车【冷静】
 

第十一赛季,他们重振旗鼓,以崭新的姿态站在了荣耀赛场上#呼啸必胜#
【涂个正副队,皓皓生日快乐♡

特搜动物拟人 番→犬】【宝儿→喵】【仙→乌龟】【茉莉→狐狸】【梅子→兔子】【小铁→狼】梗by @上林宛  发现tag都没粮吃我不冷静【我饿

让你见识一下我帅气的样子吧。【一夜event过后脑内只剩下カラ诚【x

http://isomurahayato.lofter.com/post/1e03e49a_ad5fe78  教练我要学车.jpg 密码1125

查看全文

【假面骑士ghost】【诚亚】【最佳损友】自制 _(:з」∠)_诚亚腐向,大约是个双箭头,诚←→尊友情向,第一次剪视频,大多是一些妄想_(:з」∠)_【报社 微博→@亚兰様的军荼利 欢迎同qing好di找我谈人生【x

混更【x

今天hayato玩了双马尾表示私には理解不能だ于是摸了个双马尾小王子x【字丑慎

笑顔は一番だよ

天醒 群活动 一个从圣诞接到元旦的接龙

究竟是如何从圣诞快乐变成元旦快乐的(,)我觉得我作为灵魂画手又突破到了一个新的层次x

而今还在等学长上线:

第一棒:空里



第二棒:而今


“诶西凡你也来探班啊!”苏唐将遮住半张脸的大红围巾往下扯一点露出脸来笑着和西凡打招呼。


“嗯,我那今天放假,就来看看路平。”西凡简短地回答,见到苏唐手中的大纸箱,又十分绅士得问:“我帮你拿吧。”


苏唐也不扭捏,干脆地给了西凡这个为女士服务的机会,把箱子递了过去。两人并肩往北斗片场走。


“你最近是在拍那个叫《洛城》的电影?”两人曾合作过一个叫《摘风》的剧,相处下来感情也算不错,寒暄起来自然而熟稔。


“嗯。”西凡颔首,“听说《夜莺》快杀青了?”


“诶你真别说,我们导演真有点变态,那些个打斗情节NG了一次又一次,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杀青...我都快被武指大大玩死了!这不看着圣诞节到了才放了两天假放松一下吗...”苏唐虽是抱怨,语气却没多少不愉快,吐完槽又八卦起了西凡:“你呢?燕大大好相处吗?”


“就那样吧...不过被他看着压力挺大的...”西凡回答。


两人聊着聊着很快就到了片场边上,路平正上戏,天气也不多暖和,两人也就被助理带着到一边休息室休息。只是还没进路平的休息室就先见着了熟人。


“莫林也在《北斗》剧组啊?”西凡前阵子被《洛城》剧组带到荒山野岭里一个刚建没多久的影视城拍戏,连上网都没信号,很是与世隔绝了一阵子。这会刚回到文明世界,连之前合作过的小伙伴们的动向都不太清楚。


“过来串个龙套,也没几场戏。”莫林玩着手里当道具的草帽,咧开一嘴大白牙,却是笑给苏唐看的:“你来看我的嘛?有圣诞礼物没有?”


“啊,你这么一说!”苏唐一副大惊模样:“我突然想起我没给路平准备礼物啊!”


莫林的笑脸一下子就蔫了,你心里就只有你那竹马路平君,你把我放哪里啊苏妹子?!


或许是听到了莫林内心的怨念,苏唐弯起了嘴角,从西凡手上接过了纸箱放到地上,笑着说:“嗯,正好我带了个箱子过来,就把你装里面当礼物好了!”说着就把手伸向了莫林。


看着苏唐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缎带还有放着光的眼睛,莫林抖了抖,开始思考是缩到墙角比较安全还是躲西凡身后比较安全。至于跑出去,大冷天的穿着八九月的戏服,他没那个胆子。


看着四处瞄着逃窜路线活像一只受惊的鹌鹑的莫林和一身红衣扯紧缎带一副要sm的架势的苏唐,西凡笑着挑了一个绝佳的观赏位置,开启看戏模式。像他刚拿过箱子那重量明显不是空的估摸着是几件礼物这种事他当然是不会说出来的^_^


第三棒:时月



第四棒:云装


出了一趟遠門幫叔叔莫森辦事,莫林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飢寒交迫下想起大家說過要吃聖誕大餐,腦中已經不自覺的浮現出烤雞和蛋糕的模樣,擦了擦口水,莫林興奮的推開大門就準備直奔餐桌大吃一頓,結果就看見蘇唐滿臉微笑的端著一盤不知道什麼菜來門口迎接自己「歡迎回來,晚餐剛做好呢。」,而背後的西凡也正從廚房出來拿著餐具在擺放著。




「咦?不是說好聖誕大餐要去鎮上買料理好的菜嗎?」




「不好意思啊,我最近迷上了料理,所以就決定親自下廚了。」




「喔--這樣也很好,有點好奇蘇唐的手藝怎麼樣呢。」




「那你先嚐嚐這道香酥烤雞腿吧,這可是我的得意作品呢!」




「嗯嗯!好像很好吃<3」




就在莫林拿起刀叉要切肉的同時,眼神不自覺的看向莫名站著不肯入座的西凡,西凡也像是注意到莫林的眼光,在被看的同時也撇過頭去不看莫林,臉色僵硬的模樣,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卻又不敢說的樣子。




路平不在家、蘇唐異常好客、西凡現在又一副隱忍的模樣,莫林的殺手直覺告訴他,自己不在家的這幾天內絕對發生了什麼事,於是莫林停下切肉的手,開始裝作閒話家常的模樣想套話。




「嗯......路平去哪裡了?怎麼沒在家跟我們一起吃飯。」




「路平到鎮上拿預定好的布丁,叫我們自己先吃飯。」




「呃......那西凡怎麼不坐下來一起吃啊?」




「你不是想嚐嚐蘇唐的手藝嗎?你先吃啊,我沒關係的。」




「這、這個......我......」




莫林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陷入陷阱的動物一般,總是跟在蘇唐身邊的路平竟然不在、西凡語氣不自然的解釋,還有蘇唐現在把各種料理都往自己面前推的樣子,莫林忍不住仔細的嗅了嗅面前的烤雞,對食物敏感、味覺和嗅覺也最頂尖的莫林終於發現了問題。




醬料放太多,烤的時後火侯沒有掌控好,雞肉有點半生不熟,發現食物有問題後,莫林又觀察了一下其他料理,結果發現全部都是失敗作品的感覺。




『蘇唐做的菜絕對不能吃!』莫林在心裡得出了這個結論。




「怎麼啦?怎麼不吃了?」




「我、我......不餓......」




「可是你進門的時候不是還在喊著肚子餓嗎?」


莫林毫無底氣的悄悄想起身逃跑,結果蘇唐馬上貼上身來繼續推薦自己的料理。




「嗚......西凡......」


被蘇唐逼到牆角,躲到沒地方躲得莫林只好轉向西凡求救,可是西凡卻只是站在原地沒有動作,頭還撇到一邊去,像是不忍心看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對不起了莫林!可是我跟路平已經吃了三天了!你就認命吧!』。




「蘇、蘇唐......能不吃嗎?」




「不行。路平和西凡都嚐過我的手藝了,就剩你沒吃過了。」




最後的掙扎也無用,看著蘇唐手中不知哪裡變出來的繩子,莫林嚶嚶嚶的想著『看來我是躲不過了QAQ』




或許是一時心血來潮,又或著是受到過節氣氛的影響,蘇唐的烹飪狂熱在聖誕節過後就完全消失,而莫林也為了不讓蘇唐想起烹飪是如何的好玩有趣,一手包攬了大家的早中晚餐外加點心消夜,就怕蘇唐又跑進廚房表示烹飪的興趣。




看著眼前剛出爐的巧克力布丁,莫林慶幸自己已經吃毒吃出抵抗力了,聖誕節那天才沒被蘇唐各種詭異味道的食物們擊敗,而事後吃著莫林手作布丁的路平和西凡也表示,料裡這種事情,果然還是要交給專家來負責才是正確的選擇。


第五棒:甘木



第六棒:时月


“苏唐。”早已换成便装的莫林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你确定要么?”


“为什么不要。”于是一身明丽的红衣少女便独自哼着歌拿着刀子走向了那片对某些人来说与地狱无异的不算宽敞的空间。


莫林有点不忍直视。眼神飘向相隔不远的长发公子,那人却是看了莫林一眼便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上的白色本子上。


看着一声不响的西凡,耳边又传来一阵一阵乒乒乓乓咚咚锵锵的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声音,莫林简直快要崩溃。


很快的他开始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像是毛皮烧焦又似乎是掺杂着一股子腥味,实在是无法忍受。看着西凡依旧不动如山,他不禁有些佩服。


看这素质,看这气场,看这……好吧他不知道有什么词了,反正按照流行的说法就是——装13。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只需要大脑放空就好……


因为他面前多了一盘血红色的马赛克……红衣少女巧笑嫣然,眼里充满的却是一种威胁。


“那啥,我能不能……”弱弱的看向面前那张少女的脸。


“不能。”酥糖这名起的很好,笑起来真的和酥糖一样……可是甲之蜜糖,吾之砒霜好不好。


西凡终是有了一些动作,他微微抬起眼帘淡淡说声“我觉得还缺些什么,所以请了隔壁剧组的前辈。”


酥糖的注意终是换了一人“谁啊?”


话音刚落门早已响起……


是顾飞……以及绯闻男神叶修……


……


当路平回来时,他看见的便是这样的一副场景。


红衣少女捧着摆满包子的白瓷盘对他灿烂的笑着,顾飞前辈抱着水果从厨房里走出来,以及两手空空还虚叼着一根烟的叶修。


发生什么事?


一脸茫然不解的路平萌翻了很多人。结果“嘭!”一声就从身后响起了。


满身挂彩……是真的彩……


“元旦快乐!”身后又有着熟悉的声音。


“沐橙你别把人家吓坏了,”一脸漫不经心的叶修却是温柔的拍掉路平肩上的彩纸“我就不和你们一群小年轻一起了,元旦快乐!”于是相携着离去。


随之顾飞也找了借口离开。


只剩四人眼对眼。


“路平吃包子不?”苏唐递上一直没有放下的包子。


“谢谢”围观的莫林眼睁睁看着路平面无表情的吞下去然后一脸满足。


鬼使神差的他便把手伸过去抓起一个也喂进了嘴里。


内牛满面……


“白痴……”


第七棒:琅



其实想想也就一个多星期,还是挺有效率的,至于为什么从圣诞到了元旦,从礼物到了黑暗料理,我也不知道呀!


其实我那棒就是上次圣诞那篇平凡腿肉的前情来着...


嗯,以及最后的群宣:我学长必须颜值担当! 476221201。天醒相关同人群,聊一切虫爹作品相关都可以哦,每天都有人开脑洞的呢...不过西皮洁癖的孩子慎入....

查看全文
© 一坨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