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琅影。想对亚兰开车【冷静】
 

『时间,还长着呢。』【1】

CP:颂鹤,甜瓜。霄淀,瓜鹤有。
*作弊艺术同人,原著设定,长篇,有肉。
*会有奇怪的东西混进去……大概是和全职同一时间段【

———————————————————————————————————————
高考结束的那一天,两个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姚颂与徐鹤君报考了同一所大学,抑或说,是某人死皮赖脸填了和徐鹤君一样的志愿。

“你不是要报G大吗?”徐鹤君看着姚颂填报志愿的单子狂撸头发。

“我不放心你。”姚颂正色道。

“当初是谁说打死都要在广州的??”

“当初你也没说要报Q大啊好不好!”好不容易和你在一起了怎么可能再让你跑掉!

徐鹤君放弃了和某人交流。

他当然不可能强行要求姚颂去改填志愿,从很久以前开始,徐鹤君就知道在这种事情上自己是拗不过的姚颂,想了想也就任由他去了。

“随便你了。”徐鹤君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姚颂露出胜利的笑容,并且难得一见的用了认真的语气:“说好了的,云丰双璧,不管到哪里都不会散。”

“我还想和你搭档十年,二十年,一辈子!”

徐鹤君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目光下意识像姚颂投去,正好对上了姚颂那双充满笑意的眼睛。

“嗯……不对。”姚颂作恍然大悟状,“是作为恋人。”
暧昧的一笑,姚颂凑到徐鹤君身边,揽住他的肩膀。
徐鹤君扭过头去,脸上充满无奈,倒也没去挣开他的胳膊。

就像姚颂所说的一样,现在他们是恋人。




高考最后一科考试结束的时候,整个考区的考生,无论是C类生还是L类生,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短短几天却好像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但无论结果如何,一切都结束了。
所幸,他们二人都凭借着强悍的实力通过了这次试炼。
徐鹤君坐在座位上久久没有离开,呆呆的注视着上方的天花板,眼睛有种涩涩的感觉。

终于结束了。

突然,视线被什么东西挡住,两只手就这么静静的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是姚颂。

姚颂没有开口,只是平静的注视着徐鹤君,但就是这么平静的目光,却让徐鹤君的心漏了一拍。
半晌,姚颂终于开口了:
“我们约定的时间到了,你给我的回答呢?”

回答?对了,三年前,他的确说过这种话。

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同样是面对这个人的告白,自己曾经说过:高考之后,就给你一个答案。

徐鹤君同样注视着姚颂,显得有些茫然无措。
他的脑袋现在还是一片浆糊。

“鹤君,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姚颂的眼神中,是矢志不移的坚定。

但徐鹤君却从中看到了些许恐惧。


他还是开不了口,不知道该如何拒绝眼前这个人。
徐鹤君知道自己其实是喜欢姚颂的,各种意义上。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家人无论如何不可能会接受两个男人在一起的荒谬事情。


他努力维系着“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的关系,只是不希望有一天看到他们二人因为家人阻挠导致的无可挽回的后果。


姚颂的认真却超乎徐鹤君的想象。


不知为什么徐鹤君突然想到了有情人不顾家人阻挠为爱私奔的狗血剧情,弄得自己有些想笑。
“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会和我在一起?”
“当然!”
“如果我家人不答应呢?”
“那还用说!当然是拐了你私奔。”

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他太了解姚颂了,姚颂也同样了解他。

自己大概是太优柔寡断了。

他当然不想和家人闹到断绝关系的地步。
但是他更不想失去姚颂。

在姚颂灼灼目光的注视下,徐鹤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用最低的音量吐出三个字:
“那好吧。”

“什么?”

“我答应你,和你交往。”


从错愕,到欣喜若狂,再到快要哭出来,姚颂像是疯了一样的把徐鹤君抱在怀里。
突然被抱住,徐鹤君身体一僵。
姚颂把脸埋在前者的肩膀,身体微微颤抖。感觉到肩膀处传来的湿意,徐鹤君的身体渐渐放松。

伸出双臂搂住姚颂的后背,轻轻拍了拍以表安慰。这还是徐鹤君第一次看到他掉眼泪。

“太难看了。”徐鹤君说,脸上却带着笑。“真是傻逼。”

确认了心意之后,不只是心理,连身体都轻松了不少。
徐鹤君笑,没错,这样就好。
他不会再迷茫了。


“鹤君?喂!怎么啦。”看着徐鹤君游移的眼神,姚颂拍了他两下喊他回魂。

“啊没事。”

“什么啊……好好听人说话啊。”姚颂当然不知道徐鹤君在想什么,接着又很煞风景的来了一句将刚刚的气氛完全破坏。

“还有我说啊……大学什么的情况太复杂啦,鹤君你这么漂亮小心被别人拐走啦,我好不容易才追到你的说#%&*……”

[啪]一张扭曲领域被糊到姚颂脸上。
“靠,我说的是实话!”
[啪]又一张扭曲领域。
“等等等等!!你什么时候又弄了这么多膏药啊!”
[啪]再一张。

……就不能让人多感动一会儿??


被糊了一脸膏药的姚颂满头黑线的扯下脸上的扭曲领域,看着傲娇恋人气冲冲离去的背影,不禁尴尬的扯了扯头发。

真冷淡啊…明明已经是恋人了的说。
从徐鹤君接受了他的告白起,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了。虽说不再像以前一样若即若离,但也谈不上亲密。
即使徐鹤君答应和他交往了,姚颂还是觉得有些许不安。
如果他没记错,徐鹤君还没说过喜欢自己。

而且,对于徐鹤君报考了Q大这件事,虽然他没说什么,但不代表没有疑惑。

Q大是全国首屈一指的重点大学,以徐鹤君省第二的成绩,报考这所大学当然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姚颂的直觉告诉他,这家伙,绝对有什么事瞒着我。
他的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当然姚颂心里也很清楚自家恋人的性格,徐鹤君做事从来不会没有理由,他不想说的东西,再强迫也于事无补。

没关系的。他安慰自己。

“姚颂,你还在发什么呆,回去了。”
徐鹤君的声音传来。

姚颂回过神来,然后却蓦地笑了。
自己在烦恼些什么啊。
自己喜欢的人,就在他身边啊。


即使现在还不清楚那个人对自己到底怀着怎样的感情,不是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去了解吗?
三年都等了,他不介意再等一段时间。
反正被他抓住了,就不会轻易放手了。


“是~”姚颂笑着跟上徐鹤君的脚步。

是啊,反正时间还长着呢,就让他慢慢来验证好了。




一阵微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随着高考的结束,广东正式迎来了酷暑,应届考生们也迎来了久违的轻松假期。

介于到了大学里大概就没有享受二人世界的机会了,姚颂准备充分利用这次暑假好好改善一下两个人的关系。

呵呵呵呵呵呵……徐鹤君,你觉悟吧!

看着表情变得奇怪起来的姚颂,徐鹤君觉得背后一阵发冷。

突然,姚颂把脸转向徐鹤君,把他吓了一跳。

“……你干嘛?”徐鹤君连忙把脸扭到另一边。

姚颂一脸奇怪笑容缓缓把身体向徐鹤君方向移动。
“……呐——晚上来我家吧…好不好…”听了这话,徐鹤君的表情瞬间变得怪异起来。


但看到姚颂那三分请求,七分期冀的目光,徐鹤君叹了口气,再次移开视线,略感无奈道:
“……真拿你没办法。”

不知是谁的手先碰到谁,勾勒出奇妙的气氛。

两个人迎着阳光,并肩而行。

算了,这次就让这家伙任性一下吧。
徐鹤君想。


所以说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这个家伙啊……


『喜欢』

大概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吧。

评论(3)
热度(7)
© 一坨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