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琅影。想对亚兰开车【冷静】
 

【平凡】以此为名

投喂@而今已使用冲之魄定制系道具墨镜  

不好吃不要打我

大概西凡视角。本来想写的梗到最后也没写x

西凡的c不知道被我o到哪里去了,私设如山。

西凡到底为什么后来对路平恶感那么强烈也没有写,就强制烂尾了【。】空有一颗写长篇的心【。】


—————————————————

西凡第一次见到路平的时候,还是在三年前的夏天。

西凡是学院里为数不多留校的学生之一,此时正值暑假,连院长都不知道跑到何处去了,一个偌大的学院看不到几个人影。


某天西凡照例在学院练武场对着木桩练刀,倏地风起,本应炎热的气温不知为何多了几分寒冷,西凡尚未作出反应,就见一道人影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自己眼前,身上沾满了雪花,双臂之下一边夹着一团东西,脸上头上身上被白雪裹着勉强看得出是人,而且双双昏迷着。


“院长,你这是......”西凡诧异,来人正是摘风学院的院长郭有道,可是自家院长怎么出去一圈就变成这样了,还捡了两个小孩儿回来?

“哎呦西凡,你来的正好,快来帮把手。”郭有道说着把那两个小孩放了下来,西凡正要上去接手,郭有道又道,“谁让你干这个了!快去把林竹找过来,没看这两个小娃娃都快冻死了吗?”


“哦好......”西凡心底吐槽明明是你让我帮把手的,不过院长的脱线他来学院一年也习惯了,便立刻着手去做了。


林竹是摘风学院的医师,鸣之魄单魄贯通,性格和蔼,平时学生们有个头疼脑热都是这位老师着手处理的。林竹所在的医务室离这里不远,没一会西凡就带着人赶了回来。

“院长,这是?”林竹一边对郭有道无缘无故捡回了两个小孩表示好奇,一边已经施展起异能,检查起了两个孩子的身体状况。

“无聊去了趟极北荒原,遇见了不知道哪儿来的两个孩子,这不一心软就捡回来了。”郭有道讲得含含糊糊,把因由随意地糊弄了过去。

极北荒原......听到这个词西凡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沉默了。郭有道也不讲话,二人就静静等着林竹的检查结果。

半晌,林竹收力开口,“没有什么大问题,只要好好休息几天应该就能恢复回来了,不过也真是奇迹,两个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能在极北荒原那种地方生存下来?而且,这孩子连一点魄之力都没有......咦,这小女孩......”林竹惊讶,郭有道捡回来的这名十分瘦小的小女孩,身上的魄之力确实十分不弱。

“力之魄一重天。”林竹震惊,小女孩不过11、2岁的年纪,居然就有力之魄一重天的境界,这等境界放在摘风学院绝对算得上好苗子了,林竹大概知道了郭有道捡回这个孩子的用意了,不过可惜没有正经修炼过,否则这小女孩的修为就不仅仅是如此了。只是另一个小男孩身上连一点魄之力的感知不到......

林竹看向郭有道,郭有道不可置否的耸耸肩。

“西凡啊。”郭有道喊。

“啊?院长。”西凡回神。

“这孩子,就交给你照顾吧。”郭有道拎起小男孩,扔给了西凡,“有什么需要就和学院讲,学院不会亏待你的。”

郭有道不由分说的要求让西凡根本来不及拒绝,手忙脚乱的接住小男孩,他的力之魄有一重天境界,承受一个小孩的重量还是绰绰有余的,倒不如说小男孩有些轻的过分,重量似乎都是来自身上的棉衣,身上除了骨头根本没有几两肉。

无奈之余,西凡背起了小男孩,又向郭有道和林竹行了礼,准备先把人安置到自己的宿舍。

话说,他看起来很像是会照顾人的人吗?

他可是被别人说过正常交流都像是要和人打架的人诶!


西凡把小男孩放到自己床上。

虽然院长交待让自己照顾他,可是这该怎么照顾?看了看小男孩身上破烂的衣服,西凡心想还是先找一套衣服给他换上吧,毕竟这里是夏天,好不容易从极北荒原活下来了却被热死了那多冤枉。

西凡在自己衣柜里好一通翻找,总算找到了几件相对小一点衣服,小男孩的衣服被冻得硬邦邦的,西凡废了一番力气才帮他把衣服脱掉,正当西凡纠结着裤子怎么办的时候,床上的人睫毛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小男孩坐了起来,神色有些茫然,看了看西凡,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说了句:

“我的衣服呢?”

现在是关心衣服的时候吗?!西凡内心狂槽。

“给你,这是我的衣服,你先凑合穿两天吧。”不管怎样,西凡还是先把衣服递了过去,小男孩接过道了声谢谢,然后茫然的看了衣服研究了一番,才慢吞吞的开始换衣服。

“你.......”西凡无语,这是哪里来的人连个衣服都不会穿?

“什么?”换好了衣服的小男孩朝他投来疑惑的目光。

“没什么。”西凡放弃了交流。

“苏唐呢?”小男孩换好了衣服,看向西凡。

“苏唐?是那个和你一起的女孩?”西凡莫名感到一股寒意,再看向小男孩的眼睛,刚刚的茫然全然不见,甚至还有一种转瞬即逝的......那是杀气?

“是。”路平点头。

“她应该被我们院长带去哪里了吧,哦,就是院长把你们救回来的。”西凡解释道。

“郭有道。”小男孩说出了西凡口中院长的名字,刚刚那种无形的压力好似没有存在过一样,让西凡都不禁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了。

“没错。”西凡点头表示确认。

“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他,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院长在......等等,现在你先好好休息吧,苏唐不会有事的。”眼看路平就要冲出门去找郭有道了,西凡连忙拉住了他。

刚刚在练武场林竹说的话西凡也都听到了,苏唐目前的修为放在摘风学院那可是出类拔萃的存在,院长怎么可能会让苏唐出事呢。反观小男孩,就被这么无情的丢给自己照看了,这个差别待遇......西凡心中不禁有些怜悯。

“那好吧。”听见西凡这么说,路平也表示同意,于是坐回了床上,看着西凡。

西凡被这么盯得有点不知所措,思索了半天有什么话题可以讲,最后还是决定先了解一下对方的名字和身份,清了清嗓子道:

“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想了有一会儿,回答:“路平。”

“陆平?”

“是道路的路,平凡的平。”路平看出西凡的疑问,一本正经地解释。

“我叫西凡,西方的西,平凡的凡。”西凡听闻,也介绍了一下自己,“倒是很巧。”

“西凡,是希望平凡的意思吗?”路平问。

“可以这么理解吧。”西凡笑。

“你很怪。”

“为什么?”西凡奇怪。

“人,不都是希望自己不平凡吗?”

“你的名字不也是一样的道理?”

路平沉默半晌:“说的也是呢。”

气氛再次陷入了僵局,西凡自觉自己平时还是很健谈的,怎么跟面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小很多的人偏偏话题就是进行不下去了呢。

找话题这种事西凡就不太擅长了,又是思考许久,尴尬的开口: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学院新生入学考试的时间了,你要参加吗?”

“那是什么?”

“摘风学院的入学考试,救你回来的那个人就是学院的院长。”

“学院是做什么的?”路平一语惊人。

“这......”西凡无力,怎么会有连学院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呢,不过想想,人家连衣服都不知道怎么穿,如果路平是一直生活在极北荒原的话,那么他大概对整个世界的都一无所知。不过,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的路平,他不讨厌就是了。

于是西凡给路平细细解释起来,从摘风学院的建校历史、学院的院规院训,以及学院的课程安排等等。

路平安静地听着西凡说完,才说:“我想,我大概不需要。”

“魄之力可以慢慢感知,学院就是帮助我们修炼的存在。”西凡以为路平是因为自己没有魄之力所以才会这么说,继续耐心的给他讲解。

“学院里教的东西,对我来说可能没什么用处。”路平解释。

  西凡语塞,路平到底是懂了还是没懂,他从那神情中也读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能说:“就算你不需要,苏唐总是要的。”

“苏唐的天赋,被埋没就太可惜了。”那个苏唐,应该是路平很重要的人,西凡开始从苏唐入手,“而且,比起居无定所,留在学院总是好的,不是吗?”

不出所料,路平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入学之前,你就暂时先住在我这里吧。”西凡长舒一口气,舒气之后连自己都觉得奇怪,路平好像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这么操心?二人这才刚刚认识了不到半个时辰。

还是说,觉得路平在某种意义上和自己很相似呢?





时隔三年,西凡再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突然觉得心情有点复杂而又沉重。


西凡希望自己能平凡的过完这一生,所以他以此为名。

而在那瘦小的身躯里,又埋藏着对未来怎样的期待呢。


评论(1)
热度(8)
© 一坨琅 | Powered by LOFTER